怂人只有怂胆(1/4)
年柏彦问得十分直接,这自然就是他一贯的风格。其实素叶早就料到会这样,但还是被他这么个直面而来的问题弄得有点不知所措,从本质上说,她压根就没打算想要瞒他,只是不想回忆太多过往,太多那些关于她生好好命悬一线的过往。

  就这样,两个人僵持了。

  素叶抱着静好想要上车,年柏彦则挡在车子前,一手按着车门不让她上车,目光严苛地盯着她,在外人看来,素叶就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学生似的。

  小孩子,尤其是一个三岁的稚童,如果遇上这种情况时往往会大哭,不管是真的害怕还是以另种方式提醒着大人赶紧结束这种局面,因为不得不承认,越是小的孩子,他对一些负情绪总能感觉更加强烈。然而,小静好没有哭,始终歪着头看着年柏彦,好看的黛眉轻轻蹙着,又疑惑地看着素叶。

  素叶最害怕看见的就是她这个神情,尤其是每当她微微蹙眉的模样,其实是像极了年柏彦。心中哀嚎,她是了解女儿的鬼心思的,又面对着眼前强大的对手和咄咄逼人的语境,一时间就方寸大乱了,失口呛了句,“要你管?”

  话毕,自己都愣住了,这话怎么听着都像是打情骂俏似的?

  许是年柏彦也没料到她会是这个回答,因为从今天她的反应来看,他猜测她必然是持否定态度的,但一句“要你管”一下子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十分不理智的话,却又十分符合素叶的性格,她是绝对能够在情急之下说出让人哭笑不得的答案来。

  他先是一怔,很快地反应了过来,扬笑,“我不管谁管?”

  “你……”素叶向来牙尖嘴利,但许是一开始年柏彦就来势汹汹,给她逼得无路可走的地步,所以弄得她一时间脑筋短路,连连挫败。

  “妈妈,我饿了。”小静好十分“恰当”地说了句,话毕还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补了句,“瘪了。”

  素叶冲着小静好勉强挤出一丝笑,用只能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咬牙切齿道,“叶静好,你的老师用微信告诉我了,三点半的时候你吃了五片吐司外加两只苹果。”

  小静好闻言这话后,小脸儿马上一转,双眼一闭就要做哭状,“我……饿……了……”

  素叶瞪着她,还没等说什么,紧跟着年柏彦就伸过手一把将小静好抱了过去,素叶只觉得怀里一空,再一看,小静好已经紧紧搂住了年柏彦的脖子,楚楚可怜。

  “好好想吃什么?”年柏彦看着小静好,眼角眉梢的线条都变得柔和,嗓音极为*溺。

  他不是没带过孩子,他弟弟年柏宵,但那个时候他也没有多成熟,在磕磕碰碰中,在面对无情的现实下他只能选择长兄为父的身份和角色。又因为柏宵是个男孩子,所以从小到大他对柏宵就极为严苛。但现在不同,搂着他抱着他的是个娇小得他都不敢太用力的孩子,还是个小女孩儿,尤其当她那么自然地搂住了他的脖子时,他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。

  这种感觉就好像是素叶四岁那年嘟着小嘴儿逼着跟他打钩发誓似的,很相像,但又不像,让他具体描绘他还描绘不上来,唯一的感觉就是,这孩子他就是想这么抱着,不松手。

  他有种强烈的感觉,就是他刚刚追问素叶的那句话,这可不是他一时起兴才瞎问的,他有种直觉,而且这种直觉非常强烈,虽然这是他和好好的第一次见面,但他总觉得,这个孩子是他的。

  现在,这个距离,这么抱着这个孩子,这种感觉更加强烈。

  小静好倒是一点儿都不怕生,听年柏彦这么问了后,低头想了想,拉长了音儿说,“我想吃白雪公主都吃的蛋糕,还有……草莓冰激凌,我最爱吃草莓冰激凌了。”

  “好好。”素叶一个头两个大。

  “可是……妈妈不给我吃白雪公主的蛋糕。”小静好小脸一垮。

  年柏彦马上说,“我们现在就去吃白雪公主的蛋糕好不好?”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白雪公主的蛋糕。

  小静好高兴了,手舞足蹈的,“好!”

  年柏彦抱着静好转身就走,素叶见状一愣,反应过来时年柏彦已经让静好坐进了他的车子里。

  “好好——”

  素叶正欲扑上去,却被年柏彦挡住了去向,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结实的身体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