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9章(1/3)
亦守这幅模样,林天心中一动,知道刘亦守确实有事,不过林天却下意识的撇撇嘴,心说这群人怎么老是这样,能不能痛快点?有什么不能说的,难道是昨天晚上这货只坚持了一分钟?嘿嘿
  林天恶意的想着,嘿嘿一笑,问道:“有什么事说吧,别藏着掖着的。”
  “是这样的”刘亦守闻言点点头,随即组织了一下语言,将他手下酒厂的现状说了出来。
  林天闻言扣了扣下巴:“酒厂现在一个月的盈利是多少?”
  “五十多万,占总公司的月盈利的万分之零点零一”刘亦守张口既来,脸色有些红润,显然,他也觉得自己手下管理的酒厂在林氏简直就是可有可无
  刘亦守的表现看的林天点点头,心说这是个好负责人,公司的一切情况了如指掌,换句话说,林天如果是问其他人,都不一定能将这个脱口而出,当然,林天也不怀疑刘亦守是随便说的一个数,他看的出来,这完全是对方下意识的回答,在说了,一个酒厂而已,林天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  “你知道我要酒坛子是做什么吗?”林天微微一笑,没有给刘亦守一个明确的答案,而是笑着问道。
  即使内心焦急,迫切着想知道林天的态度,然而刘亦守见林天这么气定神闲,态度自若的模样,也是沉下了心,在心里大胆猜测了一番,猜测林天这么问是有什么用意。
  “放粮食?”
  刘亦守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了一声,林天脸一黑,嘛蛋,你特么想了这么久就想了个这个?
  “难道林董想淹咸菜?”刘亦守挠了挠头,他死也不会想到林天要酒坛子是为了酿酒的,毕竟酿酒可是一个技术活,就算是古代酿酒都得有个作坊呢,林天这什么都没有啊!
  林天表示,要什么作坊,给我一个厨房就够了
  “”林天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,淹咸菜?你没啊!
  “那林董你这是”刘亦守汗颜,他实在猜不透林天的想法,不过从林天的表情他也知道自己猜错了。
  “酿酒。”林天背过身躯负手而立,脑袋微转,一个世外高人的形象跃然纸上。
  “酿酒?”
  “恩,尝尝?”林天笑了一声,他记得昨天众女过滤的那两坛酒并没有压榨完最后一滴酒水,让林天大叹众女败家,拿起来使劲晃晃还是能挤压一两杯酒的嘛!
  “好。”刘亦守点点头,他隐隐约约好像是明白了林天的意思,没有赞同,也没有反对。
  随后,林天将刘亦守领进了别墅让他等着,自己却钻进了厨房,没办法,总不能当着人家的面做吧?见过年包饺子父母用一块沾布裹着剁碎的白菜往外面压汁水么?没错,林天就是这么做的,不同的是,前者是沾了一手的水份,而林天却是沾了一手的酒香
  而刘亦守也是愣住了,即使他在客厅里,也是突然闻到了这股沁人的芳香,仅仅是闻味道,刘亦守就不得不赞叹一声好酒,什么是好酒?好酒就是,一开封便是飘香十里!
  “这是果酒?”刘亦守有些不确定,即使是常年与酒打交道的他,也迷惑了,因为闻味道的话确实是果酒没错,但是果酒虽然很多都有种清甜的滋味,但也没听说过能有一种这么香的啊!
  “久等了,尝尝吧。”
  这时,林天拿着两个酒杯走了过来,人未到,话先到,然而等林天说完,他人也到了刘亦守的身前,说着,将杯子递给对方。
  刘亦守早就按捺不住自己的心了,每一个酿酒人都是爱酒的人,碰到自己没喝过的总是喜欢尝尝,现在尝不到没关系,以后想方设法的也要喝到!
  刘亦守虽然很想一口将手中杯子里的液体喝干,但还是忍住了,端起杯子,仔细看了一下杯子里的液体,有些发清,挂杯完美,闻上一口,意先醉,这特么称之为琼浆玉液也不为过啊!只是为什么这酒里好像还有一些颗粒状的东西?
  林天表示,有颗粒状的东西?应该是一点漏网之鱼吧,不过没关系,喝前摇一摇,更多果粒更过瘾
  刘亦守再也忍不住,小心翼翼的歌了一口,随后眼睛一亮,一仰头,杯子里剩下的酒便被其一饮而尽。
  “林董,这酒”刘亦守一脸激动的问道。
  “好喝么?”林天笑着问道。
  “好!好酒!”刘亦守毫不犹豫的赞道,可以说,这是他这辈子喝过的最好的果酒,然而为什么不是最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