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02章 这笔账,我们慢慢算
花怜梦双足离地,无法呼吸,终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。

  少年冷眸血腥,充斥着无尽的肃杀之气,如同死神一般。

  她梗着脖子,艰难而沙哑地说:“在……在中南一族……”

  闻言,轻歌微怔在原地不动,神色却显慌张,俊脸显出了无力的苍白,脑海里闪过一道稍纵即逝的信息。

  中南一族,族长中南伯的小儿子,性情乖戾,喜怒无常,府上圈养着许许多多身段绝佳的人,且不分男女。

  世子府的后院,有一口枯井,填满了尸体。再后来,从世子府出来的尸体,就运送到了中南城郊外的乱葬岗。

  这处的乱葬岗与其他地方很是不同,算是中南一族的禁区,里面饲养着不计其数的野兽,都是偏向于凶猛狠戾的那一类。轻歌薄唇轻颤,微微哆嗦了下,而后倾身往前凑在了花怜梦的耳畔边,眸色血红,嗓音似是从咽喉深处蹦出来,一字一字充斥着杀气,“李翠花,你最好祈祷她安然无恙。

  ”

  砰的一声。

  轻歌将手里的花怜梦重重摔在了地上,转身往外走去时,却见成百上千的府兵将此处围剿,剑拔弩张,厮杀一触即发。

  一把把锃亮锋利的兵器,毫不犹豫指向了她,都是个中好手,听雪楼的精锐。

  花怜梦倒在了地上,两眼却是猛地一个紧缩,胸腔此起彼伏剧烈地动,心内萦绕着骇然般的恐惧。

  李翠花三个字,象征着卑贱的出身,不堪的过往,是她拼尽全力和这条命都遮不住的耻辱。

  她试图掩盖,但现实和上天对她却从未留情。

  花怜梦惊愕的张着嘴,脸上写满了慌张。

  然而还不等她从地上爬起来,一只脚掌就踩了下来,直接踩断了她的膝盖。

  咔嚓!

  花怜梦疼得身体拱起,惨叫出声。

  少年满身戾气,冷漠地看着听雪楼的精锐们。

  为首的女子一袭蓝衫,腰配两把宝剑,淡淡的看向了轻歌,厉声道:“夜魔君,我这听雪楼,可不是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。”

  “你欺我听雪楼的怜梦姑娘,还真是胆大包天!”

  说至最后,嗓音陡然拔高,气息无比的凌厉。

  “这一群废物,也想拦住我吗”轻歌脚踩花怜梦,扯了扯唇,目光阴绝地望着说话的女子。

  “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  女子彻底被激怒,听雪楼的威严也不容挑衅,但见她振臂挥下,嗓音冰冷至极,“给我杀。”

  千名实力高强的修炼者,蜂拥而至,如狂风暴雨一般逼来。

  轻歌再一脚踩在了花怜梦的膝盖伤口,花怜梦疼得尖声惨叫。

  少年轻摆袖衫,气势凛然。

  千钧一发的倏然间,黑色的飞鸟从天而降,展开一双巨大的羽翼,嘶鸣一声,风暴震荡开来,击飞了上前修炼者。

  轻歌跃然往上,落在了夜泽的脊背,睥睨着听雪楼的人,“别急,听雪楼我还会回来的,到时候,这笔账,我们慢慢来算!”轻歌淡扫了一眼万分疼痛的花怜梦,嗤笑一声,踩着化作飞鸟的夜泽,纵入云海,前往中南一族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