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七百四十五章 整合队伍(1/3)
在最初看到那些光芒的时候,左风便已经猜到了它们是属于月宗的手段。

  之所以会得出这种推断,那是因为按照计划,月宗的人早就该来到。而且也只有月宗才能摆出如此特别的手段,并且有如此大的胃口,对付这片广场上的所有人。

  这种推测当然是有些主观成分,然而直到殷洪一口喊出“蚀月暗曜”这个名字,左风才突然有所触动。

  这个名字很早之前左风就知道,那还是当初在阔城时,杀掉那个叫做殷岳的家伙,从其身上的那颗上品储晶内的物品中获悉。

  当初见到这殷岳时,对方不仅有着凝念期的修为,同时还有着月宗使的身份,对于左风来说简直就是高山仰止般的存在。

  然而当对方真的被杀掉,将其身上的东西搜刮一空后,左风突然发现,即便是月宗又如何,身上同样存在弱点,受到致命攻击照样会死。

  如果说对于古荒之地的各个宗门,左风除了对夺天山比较了解外,恐怕最了解的就要数这月宗了。

  了解的途径,当然就是那个叫殷岳的玄武使。不得不说月宗外派之人,每一个都有着不低的身份,同时还有着不俗的背景。

  尤其在当时那种情况,各方强者汇聚于玄武,而玄武帝国那场大乱,差一点将整个帝国都直接颠覆。月宗派出之人,自然也就尤为重要,因为左风在当时从殷岳身上得到的东西,对于月宗来说也都是非常重要,同时也非常隐秘的。

  只不过左风并未打算学习月宗的功法,倒是在武技方面有一些研究。奈何能够让左风看上眼的武技,也都不是一朝一夕间能够学会的,所以左风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修炼到入门水平。

  不过这却不影响左风,对于月宗更深入的了解。就比如眼前这个“蚀月暗曜”。表面上看去这应该是一种秘法,可实际上这却不是什么秘法,而是一件特殊的秘宝。

  之所以说这秘宝特殊,还要从两个方面来说,一方面是这秘宝本身十分珍贵,即便是以月宗那般财雄势大,也只炼制出三个。另外一方面,就是这特殊的秘宝,并不像一般的秘宝,可以多次使用,这“蚀月暗曜”,全力发动之下,就只能够使用三次。

  至于这“蚀月暗曜”准确来说是秘法发动后的手段,而秘宝本身叫做“蚀月镜”,就是空中那漂浮的黑色圆盘。

  一般人看到后,定然会觉得这一共是由五面“蚀月镜”发动出眼前的“蚀月暗曜”,实际上这里就只有一面。

  这“蚀月镜”是能够分出多面“子镜”,通过一面最多可以分出十面“子镜”。

  当然,分化的越多,对“蚀月镜”本身的消耗就越大。一旦镜中的能量消耗完毕,再想要补充那可就要耗费数量惊人的珍贵材料。即便是月宗这样的超级宗门,也不可能随随便便的消耗。

  所以刚刚殷洪才会说,“这蚀月暗曜十分宝贵,最好不要浪费”,这话看似一句玩笑,可实际上却是他的心里话。

  左风敢肯定,如果在场的所有人,一起朝那五个通道冲去,即便是那个一直摆出高深莫测模样的殷无流,也定然会立刻失态。

  而且这么多人如果一起向外冲,那个“蚀月镜”的“主镜”可以承受消耗,另外的“子镜”恐怕就承受不了那么多的消耗,很可能后面的人是有希望逃走的。

  只不过这种方法,就算自己说出来也没有人会信,即便是信了也没有人会尝试。别说这些人本就属于不同势力,即便是同一个势力,有谁会愿意用自己的性命,为后面的人铺一条生路出来。

  所以左风虽然知道了那“蚀月暗曜”的来历,却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饶有兴趣的仔细观察着。

  其实左风不光观察的非常仔细,而且眼神中,隐隐的还多了几分渴求之意。

  从殷岳那里得到的月宗秘典,让左风不仅对“蚀月镜”有了更深的了解,同时还对于如何使用也了如指掌。

  左风相信这东西如果落到自己手中,一样能够自如使用,这无疑是让自己多了一个强力的杀手锏。

  在左风欣赏那“蚀月镜”的时候,姬娆已经开始做出安排。之前她除了聚拢队伍外,并没有进一步的指示。

  正如左风所推测的那样,她是故意在等有人叛逃,即便是没有王兴、霓伴和柳氏兄弟,她也会刺激其他几个队伍,只要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