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一六章 妖王试炼(1/2)
“我这啊!应该属于哪种欲杀之而后快的吧!”

  白衣公子淡笑的说道。

  “我去!虽然我这个人比较招人讨厌,但是欲将我除之而后快的,白兄你绝对是第一个啊!”

  “确实,我也是第一次这么讨厌一个家伙,欲将其除之而后快。”

  “那还真是我的荣幸啊!不过可以给点提示不,让我知道,我究竟做了怎么样的好事,竟然劳动白兄如此挂念。”

  “也好,我的父亲,他是竞技场的六大主事长老之一,掌管的正是那擂台区,这段时间他最重要的工作,便是最强之战的擂台战。

  然后多亏了兄台,持续了数千年的最强之战,废了,变成了一个笑话,所以,你知道的。”

  白衣公子微笑的说道。

  “哦,我明白了,感情这是受了我的牵连是吧!哎,这可真是不幸,不过不知道白兄的父亲下场怎么样了,说出来让我们乐呵乐呵呗!”

  王沐生一脸好奇的看向了白衣公子催促道,并且还随手拿出了一个聚灵果,咔嚓咔嚓的吃了起来。

  大有一种,我已经准备好了,你赶紧开讲吧的意味。

  看到王沐生这样,就连一直表现的一幅淡然的白衣公子的眼角,也忍不住的狠狠的抽搐了几下。

  “兄台果然好口才,难怪能够将那熊冕忽悠的丑态尽出,现在更是心甘情愿的放弃尊严,成为他人的代步坐骑。”

  白衣公子看了王沐生坐下的熊冕一眼,言语中尽是嘲讽之意的说道。

  毕竟这次的祸事,如果说王沐生是罪魁祸首的话,那么熊冕便是从犯,正式因为两人,一个将最强之战当做了玩物,一个将最强之战,弃之如物,这才造成最强之战彻底的丧失了其原本的华丽外衣。

  彻底的成了一个笑话。

  毕竟能够参加最强之战的人,无不是人妖两族的天骄子弟,一个个心高气傲,谁愿意在一个被人弃如糟糠的擂台之上进行比斗。

  去争夺那个被人视若无物的,所谓的最强称号,他们谁也丢不起这个人。

  然后,这个所谓的最强之战的擂台战,便彻底的废掉了。

  “呵呵!都说妖族光明磊落,白兄到你这怕是有点名不副实了啊!熊冕比斗中输给了我,所以履行赌约成为我的坐骑。

  这样守信的事情,就算说出去,也只会有人感叹熊冕是个守信之人,为熊冕的守信点一点头。

  这样的守信之事,在白兄的眼中,竟然是放弃尊严的事情,那不知道在白兄的眼中,这尊严究竟是何物啊!

  是利益,还是为了利益,无所不为的手段啊!

  呵呵,两位姑娘,你们跟了这样一个主子,那可就要小心了,小心到时候你们的这位主子,将你们当做利益的筹码给直接丢出去了。”

  王沐生一脸玩味的说道。

  “哼,口舌之利,希望等到了这苍龙秘境之中,你还能够有这样的利嘴。”

  “谢谢白兄关心,我这嘴一向都很利。”

  “哼!”

  “等等?”

  “怎么,难不成兄台想现在便认输了吗?”

  白衣公子嗤笑的说道。

  “额,白兄误会了,我就是有点好奇而已,你这穿着皮大衣,手中拿着折扇,扇呀扇的,你这究竟是冷呢!还是热呢!”

  “……!”白衣公子。

  “怎么,难道白兄也不知道吗?想来也是,如果白兄知道的话,就不会弄得这么不伦不类了,哎,算了,这么高深的问题咱就不问了。

  对了白兄你怎么称呼来着!

  我总要知道一下,这个世界上,第一个恨我,恨得咬牙切齿的家伙,究竟叫什么名字不是。”

  王沐生眨巴着一双小眼睛,表情是那样的天真,那样的无邪。

  听到王沐生这话,那位白衣公子,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在瞬间大上了不止一圈,眼角更是不断的疯狂抽搐。

  “哼,白无邪!”

  冷哼了一声,白无邪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,便直接转身离开了,相比来的时候的高高在上,好似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的,职权在握。

  走的时候,却是被气得七窍生烟,强压怒气,就连脸上那虚伪的笑容,也无法保持了。

  “哟呵,没想到白兄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