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千零七十八章我的时代(1/4)
虚空之间,一片死寂。

  对于孟凡所说的话语,陈某也是沉寂了不知道多久,在不停的消化。

  这对于他来说也是极为难以理解的一件事。

  想要确定孟凡所说的,其实也不难,只需要证明一点。

  就是对方根本不会被自己所杀死,他是真正活到了最终寂灭之后的家伙,说不定才会有着如此威能。

  想到这里,陈某豁然抬起头。

  身躯不动却让整个虚空的气息都凝聚起来,一种莫大的压力向着孟凡袭来。

  如果说之前陈某杀孟凡是因为仇恨的话,那么现在可完全不是,就是想要自证大道,想要看一看什么叫做不朽之上!嗡。

  一瞬之间,周天压缩,天塌地陷。

  这一刻陈某是动了真怒,甚至可以说是用尽毕生最为强大的手段,来获取一个结果。

  所以杀伐之意和之前根本不同,可以说是完全两个概念。

  在这一种压力之下,普通的小不朽强者直接可能就会被碾压成为粉末。

  就算是那些踏足到中不朽的存在,例如易厚生也很有可能被遭遇大劫,陈某的可怕,可绝对不是说说而已。

  然而面对如此之强的杀气,孟凡却纹丝不动,始终望着星空。

  在他的眼角之中泪水不曾风干,一种无尽的哀伤仿佛是冬日无法融化的冰雪。

  凝之不散,消之不容。

  生死有命,爱而不得莫非这就是我的宿命吗?

  孟凡的心中自语着,在一遍遍的质问自己。

  在接受无名殿未来的自己所留下的记忆之后,孟凡清楚的看到了自己未来的自己站在大道极巅,时间轴在他手中也不过是一个玩物而已。

  他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历史,不停的进入时间轴之中去改变规律,甚至是引导规律,但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若水依身死的结果。

  无论她是以刀斋的身份出现,还是以若水依的身份出现,亦或者是天之媚。

  冥冥之中孟凡引导一起,希望能够让若水依避开规则的力量。

  但是无论他怎么做,如何改变。

  最后的结果仍旧是若水依和他相遇,在某一个节点上成为了他铸造大道的牺牲品。

  就算是在某一种规律之中,孟凡始终将若水依带在身边,寸步不离,也无法改变这种结果。

  从到达终点这一个规律变化,无人能挡。

  能够超脱,就已不易。

  所以最后在大道至巅上空的孟凡,可谓是独身一人。

  感受着无尽的冰冷和孤独,在他的双眼之中始终是有血泪的。

  亦如凡间之中流传的一句古语,猛虎独行,血泪无声!嗡。

  面对陈某天塌地陷的手段,孟凡始终没有说话。

  而在他脚下的无名殿此刻却突然迸发出万丈光芒,将孟凡所有的一切全部笼罩。

  “我说过,我是站在最后极巅的人,今日这一个时空之中所发生的事情,也不过是未来的我一个念头而已。”

  孟凡淡淡道。

  说的就像是特别轻易的话语,如今的他哪怕是面对陈某,也根本无视。

  因为不屑。

  与此同时,只见陈某最为强大的手段在这无名殿的光芒之前,全部都被阻隔了。

  没有错。

  任何一丝陈某的手段都无法透过这无名殿,穿透在其中。

  孟凡就这么静静站立,就是如他所说,陈某根本奈何不得他。

  “这不可能!”

  陈某双眼瞪大,眼神之中充斥着无比的不敢置信。

  一瞬间,在他心中都跟着说出了一万个不可能。

  因为之前他早已经计算过孟凡,后者不过是一个小不朽的存在,就算是已然到达巅峰。

  就算是说不定可以比肩中不朽,有着神秘底牌,但是只要自己出手,孟凡必死。

  不过今日一切都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,甚至陈某这样的人,都无法置信。

  “我明白你的感受,但是这就是真正的真实。”

  孟凡淡淡道。

  “其实对于到达大道极致而言,无论是从那一个时代出生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最后能够渡过终点,化身,当你是的时候,你就有资格来操控这一切。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